深足官宣解散广州队直播求生 “金元足球”最后的挽歌

1月22日,深圳大幅降温,深足解散的消息冲上热搜。这家昔日中超元年冠军球队,倒在了自己30岁生日的4天前。

原因早已众人皆知,深足官方声明不过是例行公事:俱乐部未能通过2024赛季职业联赛准入,无法继续征战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严重的历史债务导致我们难以为继……

而就在5天前的1月17日,远在东北的大连人足球俱乐部,也因同样原因官宣解散。大连人队同样有着中超冠军血脉,其投资人王健林也是多次夺得甲A冠军的大连万达的老板。

这样一来,算上2020赛季夺冠后即告解散的江苏苏宁俱乐部,短短20年已经有三个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冠军球队以解散的形式退出足坛,在世界足坛绝无仅有。

再扩大到所有顶级联赛球队,则已经有约20个主动退出的例子。仅仅2020年以来,就有9家中超俱乐部退出,还有一家已经降入中甲的豪门广州队,则正在以直播带货的方式,为解决欠薪问题作最后的挣扎。

与上述惨淡景象形成对比的是,由超级球星C罗领衔的沙特利雅得胜利足球俱乐部1月21日抵达深圳,受到球迷热情欢迎。这是C罗时隔近5年再次来到中国,他的球队将与上海申花和浙江队进行两场友谊赛。

而在两个星期前,曾经同C罗在英超赛场交过手的前中国国脚、国家队主教练李铁现身电视屏幕,忏悔自己在绿茵场上的权钱交易劣迹,其中就涉及向深足俱乐部和球员行贿买球的内幕。一同现身的还有多名前足协高官,曝光的腐败内情触目惊心。

腐败丛生,资本溃退,中国职业足球到了最危险的时候。1月22日当晚,中国男足将迎来事关亚洲杯出线权生死战,万千球迷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能触底反弹了吗?

这次先后倒下的大连足球和深圳足球,都曾是中国足坛荣耀的旗帜。在中国足球金元时代之前,他们都有过辉煌的历史,进入金元时代后,也曾在舞台上呼风唤雨。如今双双黯然出局,未免令人扼腕叹息。

多方消息显示,深足的总负债有数亿元之巨,主要为欠薪和拖欠供应商的款项。俱乐部之前始终在努力,但最终回天无力。而在俱乐部正式宣布解散之前,一线队球员已经各自谋生,不少球员找到了下家。深足的精英梯队则将由深圳市足协接收。

据多名深足队员证实,整个2022年,深足只给球员发了4个月的工资。截至球队解散,大部分球员只拿到了约三分之一的合同薪水,最久的欠薪已经拖欠了20个月。

2022年9月24日,在海南海口举行的2022赛季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第17轮的一场补赛中,深圳队以0比4不敌山东泰山队。

如今穷愁的深足,其实也曾阔过。1994年成立的深圳足球俱乐部,最早的投资方是中国平安。后者目前是整个中超联赛的冠名赞助商,并且已连续冠名10年。2002年末,张海携健力宝入主深足,掀起了金元足球的第一个高潮。其后,深足陷入了长期的动荡,俱乐部多番易主。

2016年,佳兆业如愿以偿入主深足,很快加入了金元足球的烧钱竞赛。当时正是国内房地产黄金年代的高峰,中超、中甲俱乐部几乎被各路房地产开发商一网打尽。据媒体报道,过去8年来(包括中甲时期),佳兆业在深足的投资至少达60亿元,顶峰时曾在一个赛季内高价买入11名外援。

大连人队不遑多让。大连人俱乐部的前身是成立于2009年的大连阿尔滨足球俱乐部。2011年,大连阿尔滨冲超成功,便加入了金元足球的血拼集团。不过,资金输血未能持续太久,球队也在2014年重新降入中甲,后更名为大连一方,2018赛季重返中超。

2019年4月,王健林宣布万达集团时隔20年重返中国足坛,同年,正式接手处于困境之中的大连一方,并将俱乐部更名为大连人。随后,王健林为俱乐部投资数十亿元。然而,三年之后,面对错综复杂的债务关系,王健林与万达集团再次全面退出国内足坛,大连人也逐渐走到了解散这一步。

深圳队和大连人队积重难返,都与背后投资人深陷经营困境直接相关。佳兆业和万达的主业都是房地产,而中国房地产业自2019年以来正经历一轮深度调整,二者均泥足深陷,自顾不暇。

根据最近一份财务报告,截至2023年6月末,佳兆业集团现金(包括受限制现金)及银行存款约为45亿元,扣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至90%,净负债率上升至602%,现金短债比为0.01。同期,计息及其他借款的金额为1179亿元,而其无受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4亿元。

财报显示,早已陷入亏损,2021年、2022年分别亏损127亿元、130亿元。2023年上半年,再次亏损约70亿元。失去耐心的境外投资人于2023年7月对佳兆业呈请清盘,在佳兆业集团的反对下,清盘呈请的聆讯时间已三次延期,目前计划的聆讯日期为2024年2月6日。

万达方面,同样负债累累的昔日首富王健林,正在通过出售资产断臂求生。1月下旬,厦门殿前万达广场易主。而在2023年最后一个月,苏州太仓万达广场、湖州万达广场、广州萝岗万达广场和上海金山万达广场密集被转让。短短一年内,王健林卖掉了旗下10座万达广场,此外还有万达酒店、万达电影等。

老牌俱乐部接连倒下的寒潮,令国内足坛另一昔日霸主广州足球俱乐部也瑟瑟发抖。广足的前身即恒大淘宝俱乐部。在1月17日中国足协公布的第二批清欠俱乐部名单中,广足原本在列。但有律师公开举报称,其代理客户并未收到欠薪,如果广州队仍出现在准入名单上,他将起诉中国足协。随后,又有几名球员也表态,希望广州队给出解决欠薪问题的诚意措施。

据媒体报道,广州队目前欠薪总额在数千万元,由于投资方已无力对球队进行输血,球队日常运营全靠恒大足校的校舍和场地租金维持。但这部分经费仅够一线队开支,根本不足以化解历史欠薪问题。

危难之际,俱乐部想到了直播带货筹资自救这招。1月20日和21日两天,广州足球俱乐部开启了多场齐撑广州队的直播,售卖库存球衣、训练服、外套、纪念T恤、明信片等,甚至还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直播间发出了一条精选评论:现在留给广州队的时间不多,大家一起努力跨过这个难关,广州队不会倒下的。

据统计,20日的三场直播总销售额超过了200万元,21日有所下滑。去除成本,最终利润比起欠薪总额还远远不够。俱乐部甚至还把各种冠军奖杯出租筹资,有球迷协会以5万元的价格租借了超极杯奖杯。

根据恒大淘宝俱乐部此前发布的财务报告,2015-2019年,俱乐部净利润分别为亏损9.52亿元、8.12亿元、9.86亿元、18.29亿元和19.4亿元。加上上市前的超10亿的亏损,7年间亏损超76亿元。

有消息称,目前广州足球俱乐部仍在与相关球员、教练进行沟通,希望能够达成延期解决欠薪的方案。上周末,广州市相关部门就广州队前途问题进行了商讨,不过截至目前,尚未有明确说法。如果一切努力都无法换取所有欠薪已付清的一纸证明,球队将不得不步同省球队深圳队的后尘,成为第四支解散的顶级联赛冠军球队。届时,曾经获得过中超联赛冠军的9支球队,将只剩5支还活着(山东泰山、长春亚泰、北京国安、上海海港、武汉三镇)。

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大面积凋零,绝大多数是因为投资方无力续资,俱乐部也无法造血图存。那么,中国足球还能得到资本的青睐吗?

一位长期关注体育产业的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投资足球,资本看中的无非是直接经济收益和间接广告宣传效应。两者综合来看,短期内答案可能不很乐观,但长期而言足球依然值得关注。

从直接经济收益的角度来看,中国足球确实不是一门好生意。职业足球顶级联赛从1994年甲A时代开始以来,就没有产生过真正盈利的俱乐部,产出和投入严重不匹配。

2019年是金元足球的退潮之年,中超推出了大幅限薪政策。这一年——据中国足协公开数据,中超俱乐部平均薪金支出达11.779亿元,尚不包括其他运营投入。至于各俱乐部的收入情况,以创收能力最强的北京国安和上海申花为例,有媒体估算,二者获得的外部收入(包括中超分红+商业赞助+政府资助+球衣广告+门票+周边产品+夺标奖励等)分别为约2亿元和1.4亿元。也就是说,投资方仅在薪金一项上就要净投入近10亿元。而在金元足球塔尖的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据公司财报,2019年成本费用高达28.92亿元,总收入9.48亿元,亏损19.4亿元。

新冠疫情期间情况更糟。据北京国安俱乐部2020年度财报,全年亏损多达12.21亿元,营业收入才刚过1亿元。另据CCTV5《足球之夜》节目报道,武汉三镇足球俱乐部在2019~2023年间累计支出达13.14亿元,收入则只有9250万元。而截止到2022年,中国足协的总负债高达12亿元,比2018年增加了7.3亿元。节目评论称,这种收支失衡暴露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伪职业本质。

但前述专家分析,以上只是账面上的收支,还有参加足球赛事为企业带来的广告宣传价值,以及通过投资足球而获得的衍生商业机会,并未在账本上体现。他分析,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职业足球观众众多,球迷黏性高,政府和民间都十分重视。对于投资方来说,旗下球队面貌积极、成绩良好的话,可以带来巨大的声誉价值。例如去年火出圈的贵州村超,就让当地声名远播,并进一步转化为吸引游客和招商引资的经济价值。现在足坛反腐已经十分深入,中国足球的声誉应该已经触底,因此,至少从声誉价值角度而言,此时投资足球,多少有点抄底的意思了。

该专家进一步指出,体育和商业并不能完全画等号,足球还包含一定的社会公益属性,投资足球其实是在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而这种履责会给企业带来提升声誉价值的回报。

王健林重返大连足球时曾表示,在中国搞足球无非是两点,一是情怀,二可能就是看知名度,打知名度,目前说要做成一个生意一个产业,中国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自己估计还得20年左右。真正的中国足球要像欧洲足球那样形成产业,能够自己造血正常经营,还要很久。我这次回来搞足球,完全靠的是对大连城市的情怀。王健林的说法与前述专家观点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随着金元足球彻底谢幕,中国足球正慢慢回归常态。据《足球报》报道,2024赛季,预计半数中超球队的投入在1亿元左右,甚至只有6000万~8000万元。另据相关统计数据,2023赛季中超联赛场均上座率接近2万人,已远超2014赛季之前。其中北京国安主场上座率达45592人,在全亚洲范围内排名第一。深足解散声明的最后说,衷心祝愿深圳足球、中国足球越来越好,希望更多有识之士能齐心协力为振兴深圳足球、中国足球作贡献。这也是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