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关注少年奔向梅西更需期待少年热爱足球与未来

北京时间2023年6月15日,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与澳大利亚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进行了一场国际友谊赛,阿根廷队2:0获胜。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中创造了许多精彩、感动、争议元素并存的“共同时刻”。球王梅西在开场81秒打入创纪录进球、阿根廷队队球衣上的球员名字被“用心”地印上中文名字、中国球迷停不下来的热情助威和全场人浪,其中最具争议并被广大媒体讨论的时刻是“少年冲场拥抱梅西事件”。

比赛下半场,一位身穿梅西球衣的球迷趁阿根廷队角球机会突然闯入,径直向梅西奔去获得拥抱后,又在场内狂奔与守门员大马丁击掌,随后被安保人员带离球场。据《红星新闻》报道,少年的初心就是“真的想和梅西拥抱一下”,希望梅西能够感受到中国球迷的热情——中国是很热爱足球的,是有足球氛围的。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实施扰乱大型群众性活动秩序行为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据平安北京朝阳消息,朝阳公安分局已依法对该少年行政拘留,同时责令其十二个月内不得进入体育场馆观看同类比赛。兴奋过后的少年也对自己的行为表达了歉意,接受公安机关处罚。

全网热议“少年奔向梅西”的此时,我们正在检验一场体育话语和体育思想的社会试验。主流媒体评论从对少年的教育引导,转到制度化的秩序维护;社交媒体平台的观点从对少年热血的关注和支持,转移到对中国足球发展和球迷文化的期待。两方舆论观点都是从推动中国足球发展的愿景出发,却在实践中呈现对立和冲突的局面。

核心冲突应该是中国体育社会化发展程度不平衡不充分和中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之间的矛盾。1986年全国体委下发《关于体育体制改革的决定(草案)》,开始进行体育体制改革,正式提出“体育社会化”概念。体育融入中国的社会化进程是极其复杂和艰难的,因为这三十多年的不同发展阶段中,中国本身也同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新闻的历史比较我们可以发现,中国人对体育的认识和理解在不断地充分和完善。6月12日,中国“短跑飞人”苏炳添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因身体原因提前结束2023赛季,媒体和舆论纷纷表示鼓励、理解和支持;而当时针拨回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中国田径史上的另一位“飞人”刘翔却面临着质疑和“网暴”。

曼德拉曾经说过:“体育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它能鼓舞人心。它能团结人们,它的力量无可取代。”在当前,我们共同经历着复杂的时代情境,越复杂,我们越应该团结起来形成合力。

今天主流媒体就“少年奔向梅西”事件去讨论制度化的秩序维护,是站在维护治理效率和公共安全的立意出发。在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中,有大量的公安、安保、交通、转播、运维等人员为球员和球迷的“双向奔赴”保驾护航,这一现实基础具有被纳入办赛能力考量的必要性;但另一方面,任何制度化规范的形成都离不开“非制度化”的探索,这些具有争议的赛事实践一面带来本土办赛能力的检验和磨合,一面又在发生过程中推动总结和改进,形成“再制度化”的新规范与秩序。

在这场全网热议的事件中,我们需要意识到当下广大群众极高的体育热情和少量高水平观赛机会之间的资源错配。今年上半年中超、CBA等本土职业赛事的现场球市也都趋于“一票难抢”的火爆局面,下半年逐步会有大量国际性体育赛事在中国举办,我们要相信,在主流媒体引导下,群众在大量的观赛体验中可以充分释放体育热情,养成文明观赛意识,培育积极向好的体育文化。

体育的魅力也正在于热爱的经久不息。阿根廷在中国的这场经典比赛及“少年奔向梅西”的关注不仅在体育新闻上具有短时段的传播效应,更在体育发展上具有长时段的示范效应。昨天在现场或者屏幕上看梅西踢球的孩子们,可能受此影响在未来积极参与和投入体育事业的发展。今天对于这个新闻事件的思考和理解,更需要我们媒体和民众从热爱出发形成合力,去共同培育具有体育热爱的土壤,在实践探索中形成发展体育事业、促进体育文化的再制度化保障。

体育社会化的自主路径探索,不仅是中国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在经历的共同问题。既有的西方体育理论中不可避免“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的二元冲突,体育商业化可以依靠商业资本放大体育的“观赏奇观”,辅以强大的国际传播能力塑造职业体育赛事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让我们不得不面对“国际主流赛事占先、本土赛事模仿发展”的不平衡结构。

然而,在阿根廷与澳大利亚比赛的同时,贵州榕江的“村超”比赛也正在吸引大量群众的关注和支持。“村BA”、“村超”等乡土赛事发展和走红,证明我们有能力以中国式现代化的理念去创新体育实践,构建再制度化的体育发展路径,探索并健全新型制。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6月9日村超比赛中打入一粒精彩世界波的肖祥健在社交平台走红。据媒体报道,他目前是榕江县第一中学的高一学生,中国体育的未来发展在于青少年热爱。短期来看,我们要化解体育社会化发展与群众体育热爱之间的核心冲突,可以在培育青少年体育赛事和观赛文化中形成合力。

国际体育顶级赛事的培育和发展周期相对漫长,不可能短期急功近利就实现赛事的良性发展,之前中超的“金元足球”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想象一下,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总决赛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座无虚席,大家共同支持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这个场景似乎尚不具有现实基础,但它又并非不可能:5月14日的全国高中篮球联赛总决赛,北京首钢篮球中心人声鼎沸,燃爆京城。现有的中国青少年体育竞赛主要建立在“基层赛-区域赛-全国赛”的三级体系上,大量的基层赛事和区域赛事集中在训练基地举办,也缺少宣传传播,无法营造真正连通社会的体育共同体。

在整合资源,用活传播的基础上,基层政府和有关协调单位以校园体育赛事的社会化为抓手与主题教育、区域历史、民族文化、社会生活等结合,在组织办赛中切实提高基层治理经验能力,有效推动体育事业和体育文化的发展,更能促进地方经济增长和形象传播。公众的热情参与和积极支持,也有助于维护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教育观。2022年8月7日,广东省第十六届运动会男子足球乙A(U15)组决赛发生的假球事件,就为我们当前对青少年体育赛事的发展现状敲响了一记警钟。而校园体育赛事的社会化尝试,有助于让公众对校园体育进行反腐败震慑和舆论监督。

从“少年奔向梅西”事件中,我们不仅要树立维护文明观赛秩序和良好体育文化的意识,也要逐步形成体育事业发展新的认识。这是一起因热爱而生发的争议事件,当事人犯错固然需要承担责任和代价,但更为重要的是,相关主体需要意识到民众体育热情和体育社会化程度之间的弹性进步空间,构建和推进良好的再制度化规范,以促进青少年乃至全社会体育事业的进步和文化发展。

正如6月15日白岩松专访梅西时,梅西送给热爱足球的中国孩子的一段话:“我认为除了球踢得好或不好之外,最重要的是要享受这项美丽的运动。你会发现孩子们能交到很多朋友,最重要的是要享受踢球的美好时光。除了球技的好坏之外,最重要的是踢球本身。”

北京时间17年前的今天,18岁的梅西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赛场上完成了个人世界杯首秀。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