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笼中”的他从山里走向了世界

7月6日,王宝强导演的新片《八角笼中》正式上映,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向腾辉倾注心血,带领一群无人照料的孩子寻找人生出路,“野蛮生长”的故事。

作为电影主人公原型,早在《八角笼中》上映之前,来自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的苏木达尔基(以下简称苏木)就常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比如,2022年7月17日,UFC格斗之夜,志在冲击UFC蝇量级世界前10的苏木与对手上演了一场跌宕起伏的精彩对决。再比如,2021年1月,苏木战胜扎鲁克·阿达舍夫,获得胜利。更早一点,2016赛季年终总决赛蝇量级金腰带争夺战中,苏木拿下了《武林笼中对》史上首条金腰带……

苏木不仅是中国UFC中新生代运动员的佼佼者,还是四川打进UFC的第一人。八角笼中,聚光灯下,观众看到了他热血沸腾的逐梦场景,可大家看不到的,是他从“放牛娃”到“藏族雄鹰”的命运流转。

2010年夏季,正在为暑假作业发愁的苏木迎来了自己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恩波格斗俱乐部到黑水县招生。“我的学习成绩不太好,但从小就很喜欢体育,那个时候经常看《武林风》那个节目,当时我的一个叔叔就介绍我去练习格斗。”

苏木心花怒放,但俱乐部老师的要求是“把暑假作业做完了,再来报名”。苏木一个字都没写,他又央求那位老师,得到的答复是,必须家长同意。苏木是家中独子,父母务农,穷到连牛都没有一头,收入仅够活着。回忆起儿时的日子,他笑着说,“自己平时就是种地、捡石头、打些零工,如果没有格斗,我现在可能还在放牛,放的还得是别人家的牛。”

家人再清楚不过,苏木学习倒数,从小和伙伴们在沙地里玩摔跤,属于学业上没有慧根,体力上却有所擅长的孩子。于是,14岁的苏木被父母送到了恩波俱乐部,开始学习格斗。

苏木还记得,第一次来到恩波俱乐部,他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能一直住在这里就好了”。“因为在家里,我没有自己单独的床。刚去俱乐部,一人一间房,上下铺很大,睡着很踏实,也很舒服。”苏木说,他来时只穿了一身衣服,没带多余的行李,俱乐部的老板恩波便带着他和新来的孩子去品牌店购置衣物。“以前都是过年过节才能换一次新衣服,在这里经常有新衣服穿,那得多开心。”

有软软的床睡,有可以替换的新衣服,有肉吃,有学上,还有比赛可打,当时苏木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这里。”

恩波是一名退役军人,他让像苏木一样的“困境儿童”免费在这里吃穿住,还教孩子们格斗谋生。苏木说,恩波对他们是几年如一日,无微不至的照顾。

“他生活中很亲切,训练时很严格。下雨天,看到我们穿拖鞋,他会怪我们不穿袜子,容易着凉。吃饭时,他会给我们加肉加菜。比赛中,他会在台下给我们鼓励。”正因如此,苏木和其他孩子称呼恩波为“干爹”,对他的评价和赞美达到“给予我们新生命,这辈子都会感激他”的高度。

“刚到俱乐部的半年,基本都是练习基本功,一年半以后,我们才开始接触比赛。”苏木本就有天赋,在汗水的加持下,他进步很快。“我还是恩波俱乐部的队长,所以平常对自己要求很严格。”

俱乐部的规章制度,红底白字贴在墙上。第一条写着,在训练、比赛和日常生活中无条件服从教练员和管理人员的指挥和安排,努力提高技战术水平,为国争光。

参加各类比赛时,苏木甚至不敢想象,终有一天,自己会一跃成为披着国旗站在世界舞台上的中国骄傲。2013年,他拿到了四川省散打比赛第二名,2014年,他被选为省队队员,“印象最深的,还是2016年获得《武林笼中对》史上首条金腰带。”

苏木说,当时自己压力非常大。“因为教练也说,你可是咱们俱乐部第一个竞争金腰带的人,一定要肩负责任。所以我就悄悄加练。每天早上七点起来跑步,之后跟大家一起训练,晚上大家都休息了,我还要自己练习动作。”两个多月的高强度训练中,苏木最放松的时候,就是受伤那次。“膝盖肿了一个大包,终于可以偷个懒,心安理得去休息两天了。”

14岁启蒙散打,一直到19岁才转练MMA综合格斗,22岁正式签约加入终极格斗冠军赛(UFC)。苏木至今认为,打拳才是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出路。“对于在大山里只能放牛和背石头赚钱的孩子来说,父母没有办法给他们指出可行的道路,学习成绩不好,最终结局大概率也是继续在家务农。”

苏木说,除了UFC,俱乐部里其他的伙伴通过习武也有了其他出路,比如散打,比如从军从警,再比如做武术教练谋生。“我们真的是一批幸运的孩子,对我们来说,‘八角笼’就意味着出路。”

电影《八角笼中》上映后,苏木完完整整看了三遍,“我又回想起和伙伴们流血流汗,并肩战斗的种种过往。”他说,电影励志真实,至于格斗是不是孩子们的“最好出路”,其实没有人能给出最完美的答案。但至少,孩子们不后悔,便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以后我不打比赛了,那么,我也要做这样的事,就是把格斗这项运动延续下去,培养更多喜欢格斗的孩子,也给‘困境儿童’开辟一条新路。”苏木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