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黑人基督徒:英超球星的信仰和足球如何融合

对于阿森纳的恩凯蒂亚来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周日总是无比繁忙,他要时刻准备好跑着去参加足球比赛,因为到了足球场之后他还得换衣服。

由于教堂活动和他的青年队比赛都是不可推脱的,所以他不得不错过赛前教练训话的环节——通常还有在更衣室准备的时间。

“小时候……天哪!我们必须去教堂!这是一条规则:你必须去教堂。我喜欢去教堂,所以我没有抱怨,”恩凯蒂亚告诉The Athletic。

“我记得我参加了一个赛季的周日联赛(在伦敦东南部的Hillyfields),我会在早上10:30去教堂,11:30-11:45结束,12:15是开球时间。我会穿着我的小衬衫和裤子在场边换衣服!教练会很生气,但我每周都得这样做,即使他总是告诉我,‘拜托,我们有一场重要的比赛’。

“过了一段时间,他接受了这一点,且仍然让我上场。这对我的家庭非常重要,随着你在俱乐部的地位越来越高,这些提升也意味着你逐渐地少参与教堂活动了,但我的家人每周如果没去看我比赛,就依然会去教堂。”

恩凯蒂亚并不是唯一一个拥有这种童年记忆且如今备受瞩目的英超黑人球员,他的许多俱乐部和国家队队友也在社交媒体上表明了信仰。

多年来,萨卡一直在自己的社交频道上贴上“GodsChild”(上帝之子)的标签;水晶宫队的埃泽在上赛季的复活节周末对阵利兹联的比赛中进球后,用一个象征十字的手势表达了他最明显的信仰,他也经常在社交活动中提及自己所信奉的宗教;拉什福德和斯特林并不经常以类似的方式发帖,但他们都谈到过自己的信仰和其中的价值。

基督教绝非英超黑人球员信奉的唯一宗教,但如果是在英格兰长大就很显而易见了。尽管全国各地的信徒普遍减少,但情况依然如此。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不到一半的人口(46.2%,即2750万人)称自己是基督徒,这是英格兰和威尔士人口普查中首次出现这种情况。这比2011年自称基督徒的59.3%(3330万人)减少了13.1%。2021年的空白主要由那些选择“无宗教信仰”的人填补,在那次人口普查中,这一数字增加了12%。

然而在2017年,伦敦政经学院发现,2005年至2012年间,大伦敦区的黑人多宗教信徒增加了44%。这些大多是五旬节派信徒(五旬节运动是20世纪初兴起的基督教新教运动。他们特别强调说方言是领受圣灵恩赐的证据,根据《圣经》记载的公元33年的五旬节,早期基督徒接受来自天上的圣灵的恩赐,很多人拥有了常人看来非同一般的能力,例如说方言、治病等),分布在伦敦的许多角落。因此,从那个时候开始,英超联赛中明显增多的英国黑人基督徒就不那么令人惊讶了。

恩凯蒂亚补充道:“雷斯(内尔森)和B(萨卡)一直在阿森纳,乔(威洛克)也是大俱乐部的信徒。”

“还有埃泽,无论何时我们在英格兰相见,都会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情感纽带,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故事(都和知名的青训球队有关)。我们一直有这种信念,并在我们失意时相互鼓励。”

恩凯蒂亚在Addey&Stanhope School(Addey and Stanhope学校是一所自愿协助的男女混合中学,位于英国伦敦的刘易舍姆地区)的前体育主管比尔·考利告诉The Athletic:“我自己不是一个信教的人,但埃迪和他的家人都是,我认为这对他一路走来都有帮助。”

“他以自己的宗教作为阵地,建立起非常强烈的宗教信念;他的父母真的很强调这一点,这让他明白很多关于职业道德的道理。”

当恩凯蒂亚被问到是否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做法时,他说:“我想是的,这给了我们人生的目标,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埃泽在格林尼治的一个基督教家庭长大,离刘易舍姆的恩凯蒂亚并不远。他在四月份曾告诉The Athletic:“这非常重要,因为它给了我心灵的平静。它让我能够调节自己,正确看待事情。”

米尔沃尔后卫韦斯·哈丁出生于莱斯特城,但在2021年正式成为牙买加国脚。他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也有类似的看法。“减轻了我的负担和压力,”他说,“在足球方面和生活中都有很大的压力,有时你可能会觉得只有自己在经历这些事情,或者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你身上,但只要虔诚地祈祷,把这些交给上帝,并与其他需要帮助的人交谈,都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

尽管拉什福德和萨卡在2020欧洲杯决赛中罚丢点球后遭到了可怕的网暴,但他们现在仍然是顶级球星。曼联前锋在2021年因其消除儿童食物贫困的运动而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他还表示,如果将他的成长经历与他现在的生活进行比较,“就不可能不相信上帝和他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哈丁相信,在拉什福德和萨卡遭受网络暴力后,信仰会帮助他们。“在罚丢点球后的几个月或几个星期里,我想信仰给了他们一种韧性,他们现在已经带着这种韧性走出来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上帝因为他们这段受苦的经历给予了他们回报。他们现在更有韧性,也更有耐心了。”

对恩凯蒂亚来说,14岁时被切尔西解约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信念的真正影响。“感觉就像你的世界炸开了,”他回忆道。

“我记得我和家人在一起祈祷,相信上帝会给我另一个机会展示我所拥有的天赋。幸运的是,阿森纳很快就实现了这一点。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也是我信仰成真的一大步,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上帝总是帮助我,总会开启下一章节。”

尽管今天这一代人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在同一家俱乐部或青年国家队踢球后自然而然地成为朋友,但也有一些更有组织的团体为有信仰的球员服务。

哈丁已经参与前水晶宫和热刺中场约翰·博斯托克发起的“上帝的芭蕾舞团”计划三年有余了。该小组的成立是为了巩固球员的信仰并为之带来改变,这个小组在英国、法国和荷兰都有团体。

哈丁说:“事实上,我们有一个联谊会,每周三我们会聚在一起,聊一聊信仰和足球,我们是如何驾驭这个世界,以及我们要怎么共享我们的信仰。我加入其中,和志同道合的在一起让我的信仰和足球事业都能够有所提升,因此我很喜欢。”

“每周我们都会在视频会议上聚在一起,每月我们都会成群结队地在伦敦、英格兰中部和北部地区见面。

“英国小组有一个群组,里面有200多人。在我们的每周会议上,我们可能会有多达50名球员来分享他们的经历。”

像恩凯蒂亚、埃泽以及其他许多人一样,哈丁从小就是一名基督徒。直到刚成年后,他都认为那些礼拜天上教堂参加的礼拜是一种义务,但从那之后,他们不得不在参加礼拜和参加比赛之间作出有关个人利益的抉择,与其他普通人形成鲜明对比。

“这是双向的,”他补充道。“有些人在教堂里有过不好的经历,所以他们可能不想再回到教堂了。有时,对新的信徒来说(成年后找到宗教信仰)是有好处的。”

球员有不同的信仰,甚至可能没有真正相信过哪怕一个宗教都行,最重要的是,在他们如何表达自己这件事情上没有掣肘。“它是开放的,”恩凯蒂亚补充道,“有些人有不同的信仰,比如埃尔内尼,他是。他经常祈祷,而且有很多地方可以让他去祈祷。这种环境的好处在于,它让你能够敞开心扉,表达你的信仰。”

但在社交媒体和舆论满天飞的时代,公开表达基督教信仰会有负面反应吗?恩凯蒂亚对此持乐观态度。

“不一定,但如今一切都有可能被。最重要的是要坚强、自信,并为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一切感到骄傲,”他说。

“我会一直表达这个想法。我尊重每个人的信仰,我也觉得我们正处于一个可以表达自己、可以借我们的平台展示自己的时代,我很高兴看到自己和其他球员都能这样做。”

虽然顶级俱乐部的球星们遇到了更引人注目的挫折,比如在大赛决赛中罚丢点球或输掉决定冠军的比赛,但一些球员在每个赛季结束时都面临着失去生计的威胁,面临着无下家接手的威胁。这种信念和信念对那些不够幸运能够进入足球世界中心的球员来说尤其重要。

然而,那些达到如此高度的人为了保持专注,显然也非常强调他们的信仰。有些人可能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经常去教堂,但比如现在阿森纳在周六有比赛的时候,恩凯蒂亚还会每个月去一两次,当他们和家人在一起时,他也会抽出时间重新集中注意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不必涉及基督教。即便如此,这一代年轻的英国黑人在顶级足球赛事中也收获了回报,因为他们拥有了一些有助于实现他们的目标和心灵平静的东西。

之前看过红贝贝的采访,也强调了教会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意义,尽管一个是天主教,一个是新教中比较新锐的分支,但教会-社区-家庭紧密结合的模式大致相同,这样的小共同体构成了西方社会的基底,使整个社会更具活力。信仰也让球员的职业生涯更加丰富多彩,在压力巨大的足球世界,只要信仰或信念才能支撑你屹立不倒。

探索足球之外的文化与诸君分享,是译者最大的乐趣!请大家关注我,我会带来更多不为人知的球星故事和精品文章!

足球作为激情与肉体的体现 而信仰则是灵的寄托 足球基督徒完美演绎了灵与肉的结合 具有双重美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