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机车包和老爹鞋Balenciaga的服装才是真正的高级顶流

原标题:除了机车包和老爹鞋,Balenciaga的服装才是真正的高级顶流

就在三天前,2021年7月7日,沉睡了53年的Balenciaga巴黎世家高定秀,在乔治五号大街10号沙龙,重新拉开了帷幕。

这一栋封闭了半个世纪的老建筑,重新褪去了风雨侵蚀的痕迹,那些曾簌簌落下的石膏碎片也重回原位。羽白色沉重温暖的帷帐缓缓拉开,一切的一切,仿佛从未远离。

当年因为无法接受定制时装 (Haute Couture) 的市场被成衣 (Ready-to-Wear) 蚕食,而将时装屋关掉的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如果能坐到这个秀场,看到半个世纪以后自己的高定线整装重发,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慨?

秀场上,时尚记者和VIP客户们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惊叹。这是一场没有背景音乐的高定秀,一点点响声都会显得很突兀。

就如同半个世纪以前那样,Balenciaga本人的高定秀场,不允许放任何音乐,本人也绝不出场谢幕。因为在他看来,高定秀的主角永远是服装,而不是其他。

如果你只看到过Triple S老爹鞋的Balenciaga,你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Vogue的意大利账号,连发了两条Ins来描述这场时尚界的庆典。

也可能很难想象,百年前的Balenciaga,是一个只做高级定制,被时尚圈奉为圭臬的品牌。

曾经金口点化Dior的1947年系列为“New Look(新风貌)的著名时尚芭莎主编Carmel Snow,认为Balenciaga是时尚史上最伟大的名字。

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期,Balenciaga是所有高定品牌里利润率最高的,尽管同时期Dior的雇员数量是它的六倍,规模远胜于前者。

他有一批忠实的客户,从王公贵族到时尚大咖,从社交名媛到文艺宠儿,都不遗余力地追捧着他的设计。

然而这一切在1968年戛然而止。就在这一年,Cristóbal Balenciaga决定关闭自己的时装屋,永久性地关上了乔治五世大道10号的大门。

一切早有预兆,上世纪六十年代,受到工业化流水线成衣的冲击,传统时装定制产业一落千丈。

Balenciaga不愿放弃对定制时装的坚持,主动退出了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那之后,他只接少量一些亲密客户委托的私人订单。

从时装屋关闭那天起,就有无数为之扼腕的时尚狂热人士想要复苏这一品牌。1986年,Jacques Bogart S.A. 收购了巴黎世家时装屋,并开了一条新的高级成衣线,叫“Le Dix”,但并不算成功。从那以后,品牌几经易手,直到2001年被纳入开云集团旗下。

开云集团的CEO一直试图为这个品牌寻找一个非同一般的设计师,最终他找到一个人选,那就是潮牌Vetements的联合创始人,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Gemna Gvasalia。

Gvasalia的追随者都知道他在2014年创建Vetements的初衷,那就是打造一种真实、可靠而又不失尖锐和反讽的衣着风格。这一尝试很快被千禧一代识别、热爱并追随,Vetements一举成为最被追捧的潮牌。

他的这种捕获粉丝的能力,最终将他带到了Balenciaga创意总监的位置上。

而自从2015年接受任命以来,凭借这种“超能力”,巴黎世家的销售业绩在三年内翻了一番。

外界看来,Gvasalia是命运的宠儿,从当年创建Vetements开始,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他的这种将真实与反叛高度融合的设计风格,已经被许多他的追随者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

而这一切,其实都与他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Gvasalia的童年曾经生活在暴力和动荡的阴影之下,12岁时为了躲避格鲁吉亚激烈的内战,他与家人逃亡至德国。

这段经历一直投射在他的设计世界中。他接管后为Balenciaga设计的标志性的垫肩、大廓形、宽松轮廓,与少年时期父母为了省钱总是将他的制服买大几号的这段经历密不可分。

对于Gvasalia来说,难民生活是灵感也是负担。对于曾经是难民的往事,他至今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他曾在Vetements做过一个与此有关的系列。“我需要把这件事发泄出来。”

了解了这些,我们才能读懂,为什么在Gvasalia的设计中,卫衣、T恤、牛仔装,是如此必不可少的单品。

在他看来,球鞋、T恤是现在的人们需要的东西,如果只是一整个系列都展示晚礼服,那没有现实的意义。

成衣系列的大获成功,已经证明了他的正确。但如今这一切被搬到了高定秀场,全球只有2000多名的固定高定客户,真的能接受这个设定吗?

Haute Couture高级定制是现代时尚奢侈业最古老的种类,每年一月和七月,设计师们带来他们的新作品来到巴黎,供世界上最时髦、最富有的女人们挑选。

顶级品牌的高级定制,一套套装5万美元;礼服可以到达10万美元。高昂的价格背后是顶级手艺人的加成。一件普通的高定礼服一般要耗费100到400小时才能完成,并且同时需要很多手工作坊的配合。

这条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鳄鱼皮半裙,其实是通过电脑打版把牛皮排成网状纹路,再缝制数千个小时才能做出这种鳄鱼皮的纹理。而之所以这么做,是出于保护珍稀动物的初衷。

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绞花针织毛衣,其实使用金属制成,每一个铝链都是手工打造,然后再精心拼接到一起。

就连这套看上去最普通的牛仔装,背后也隐藏了很多秘密。它的牛仔布是委托日本工匠在古董织机上编织而成,并用天然靛蓝染料水洗。

照片无法拍出这些面料的质感,身临其境的时尚评论家说,当你在现场的时候,从第一个模特走出来,人们安静的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面料只是一个方面,Cristóbal Balenciaga本人最被人称道的,是他凭借精湛的技艺所开创的一系列新的衣服廓形,一直到今天都在被设计师们沿用创新:

2021年7月7日,在高定秀结束的当天,Vogue的首席时尚评论员,就在官网上这样评价道:面对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Gvasalia在致敬了20世纪最伟大的高定设计师的的同时,给品牌注入了自己前瞻性的视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