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8年无法世界杯出线:中锋悖论历史以来的最低谷

在卡塔尔世界杯上,弗里克治下的德国队并没能拿出更进一步的表现。和上届世界杯一样,日耳曼人吞下了小组出局的苦果。那么,德国足球究竟走错了哪些棋,关键的问题又在哪里?本文将从德国队世界杯的表现、现存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入手,剖析德国足球近年来的困境内因。

出于客观严谨的考虑,笔者在解读大名单时就不采用假设性的前提预设了,因此这一部分不会提及因种种原因未入选世界杯大名单的球员。而在解读这份大名单之前,先按照《踢球者》划位置的方式来罗列一下:

防线上有九人储备,其中多于一半的人属于边中兼具的类型,显然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出在中前场,进攻型中场和边锋里面的几位均属于边中均可(或者至少具备一部分)的类型,但却没有一人能真正触及到一线属性(站桩或者突前)。

而世界杯作为强度最甚的大赛,位置感逻辑往往是向下递归,也就是说,身处最前的箭头在某些时段可以退回二线,在搏杀相对轻松的区域发挥作用,而本质的二线球员则不能真正意义上顶上一线,在最接近球门的区域解决问题。

而所谓大中锋、无锋阵等等概念,都是由此衍生开来。德国过往四次加冕,莫不是如此:14年,克洛泽虽是长期二线踢法,但辗转多个环境补齐了技能包;90年,“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的进攻威慑力也相当强悍;74年,盖德-穆勒的强大无需多言;再上溯到54年的伯尔尼,尽管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是那支德国队芳名远扬的是两位箭头人物:拉恩和瓦尔特。

热身赛的安排数量和对手选择是本着为球员寻找状态、适应国家队环境为目的的,而最熟悉球员身体状况的无疑是国家队的教练团队。在德国队的备战状态这个问题上,弗里克和他的助手们无需受到质疑。

对阵阿曼,德国碰到的一些问题就是对阵日本时遇到的。阿曼和日本虽然一东一西,但作为亚洲球队去对付欧洲球队的手段还是很类似:富有层次的防守、简单明了的反击。而德国队在热身赛里虽然取胜,但没有从根本上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就为随后败给日本埋下了伏笔。

展开这一部分之前,首先要明确一下大中锋的定义。足球场上前场球员的“大”与“小”划分的依据是处理球的主要方向。

正面持球突破、调度直塞或是远射威胁,统一都可以视为“小”;反之,背对球门,压制中卫、回撤接球、背身做球则统一可以视为“大”。“大”与“小”的划分决定了多数回合里球员的运动方向和处理球方向。而大中锋在多数回合里(包括有球和无球)需要做的都是朝向本方球门的运动,即向本方阵型的后方和侧后方移动。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大中锋和高位压迫其实是走了两个不同方向的:高位压迫为了实现“高位”的目标,需要的就是大量、反复的向阵型前方和侧前方的跑动,而这就和大中锋的底层逻辑所相悖了。

三场小组赛中,德国唯一的正印中锋菲尔克鲁格没有一次先发登场。由此可见德国在这个位置上适配高压打法人才的缺失。回顾此前,克洛泽在贯穿四届世界杯的四个完整周期里展现出了作为“大中锋”的素质。克洛泽多数时候不具备身高优势,也绝非所谓的高中锋,但是他能利用在人群中的接球能力和反跑穿插能力把中锋两个方向的任务完成,他在高压逼抢的战术里是一个完整的、可以首发登场的中锋。

反之,没有合格的大中锋时,质量稍次的缺乏“小”的一面的中锋则需要替补登场,以求用体力优势弥补技术上的劣势,在较少的出场时间内保证有效的输出。

一切技术都需要发力为支撑,而发力的完整与否则取决于消耗,高位压迫给本方的消耗巨大是必然的。弗里克没有首发菲尔克鲁格的做法从逻辑上而言可以理解,这是他坚持高位压迫的一个必要前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